<form id="t1pjr"><dfn id="t1pjr"></dfn></form>

    <sub id="t1pjr"><var id="t1pjr"></var></sub>

    <address id="t1pjr"><dfn id="t1pjr"></dfn></address>

      <address id="t1pjr"><dfn id="t1pjr"></dfn></address>
      <address id="t1pjr"><dfn id="t1pjr"></dfn></address>

      <thead id="t1pjr"><delect id="t1pjr"><output id="t1pjr"></output></delect></thead>

      <sub id="t1pjr"><dfn id="t1pjr"><ins id="t1pjr"></ins></dfn></sub>

      <sub id="t1pjr"><var id="t1pjr"><ins id="t1pjr"></ins></var></sub>
      <sub id="t1pjr"><dfn id="t1pjr"></dfn></sub>

          <sub id="t1pjr"><var id="t1pjr"></var></sub><sub id="t1pjr"><dfn id="t1pjr"><ins id="t1pjr"></ins></dfn></sub>

          您身邊的理財專家
          資訊
           發帖
          網貸之家 資訊 專欄 熱點觀察 查看內容
          0

          清零之后 P2P這段歷史不應簡單看過

          2020-12-18 09:54| 查看: 3281| 評論: 0|原作者: 薛洪言|來自: 網貸之家

          摘要: 對金融從業者、潛在的金融科技創業者,若也把這段歷史簡單看過,一概否定了事,是無法真正吸取經驗教訓的。

          P2P清零了,批判與反思成了主流聲音。作為一種投資者警示教育,嚴厲批評未嘗不可;但對金融從業者、潛在的金融科技創業者,若也把這段歷史簡單看過,一概否定了事,是無法真正吸取經驗教訓的。

          后視鏡思維下,P2P的缺陷一目了然,那是因為歷史進程本身已經把千萬種可能性走成了唯一的一條路;身在其中時,受各種正面、負面因素影響,眼前總有多條路可選,不是那么容易看清的。正因如此,簡單對P2P下個斷語,是遠遠不夠的。

          一、事出有因

          談論中國歷史時,歷史學家黃仁宇曾如是說:

          “中國人重褒貶,寫歷史時動輒把筆下之人講解成為至善與極惡,這樣容易把寫歷史當作一種抒情的工具,產生一種罵歷史、罵祖先,甚至罵地理的讀物。……可是這樣情緒激動之后,把當初尋覓因果關系的初衷整個忘記。凡是一件事情的發生,必有它的前因后果。我們只能說歷史為何如是之展開,無法堅持歷史應該如是展開才合情理。”

          同樣,對于P2P,與其抓住事后的問題批個不停,或糾結于“如果當初這樣或那樣就好了”,不如剖析其興起的大環境與土壤,尋覓背后的因果關系,知其所以然,然后鏡鑒未來。

          國內最早的P2P產生于2007年,當時還沒有智能手機,網絡支付也剛剛興起,金融線上化的土壤還不成熟。作為一種創業舶來品,P2P幾乎一點水花也沒能濺起。

          到了2012年前后,盡管P2P尚不為大眾所知,但智能手機驅動的“互聯網+”浪潮已經開啟,電子商務、團購、微博、微信……,越來越多的場景從線下走到線上。雖然人們還不習慣在線上辦理金融業務,但對于金融業務的線上化,已經做好了準備。

          春江水暖鴨先知。當時我在銀行工作,就已經聽聞個人金融部的幾個同事跳槽去了P2P公司,當時還頗感驚奇,事后來看,或許這便是兩三年以后銀行員工離職潮的濫觴。

          2013年,互聯網寶寶理財引來全民熱議,被視作互聯網金融元年,整個社會輿論都不吝贊美之詞。支付、理財的線上化,又加速了貸款線上化,在用戶心智層面,在線上辦理金融業務,漸漸成為一種風尚,成為某種新生活方式的象征。

          至此,P2P的市場環境才趨向成熟了,在互聯網金融的大旗下,P2P的發展步入快車道。截止2014年末,運營平臺1575家,待還余額超過千億

          二、致命缺陷

          P2P的快速發展,除了大環境給力,主流平臺推出的“擔保兌付”模式也至關重要。

          2009年,紅嶺創投等平臺推出了擔保模式,出借人不需再評估單個項目風險,只要評估平臺的跑路風險即可,大大降低了決策成本,也給p2p投資披上一層“低風險”的外衣,為2013年之后P2P乘風而起奠定基礎。

          經歷過P2P爆雷潮,我們已知道擔保兌付是一把雙刃劍:既是擴大規模的利器,也是風險反噬自身的利刃。除此之外,平臺兌付還是資金池模式的元兇。

          事后看,拋開蓄意欺詐的偽P2P不談,多數P2P平臺都死于資金池,有了資金池就有期限錯配和風險錯配,簡單清晰的信息中介變成了復雜的類銀行業務,披著信息中介的帽子又缺乏杠桿約束,不可能不出問題。

          但資金池并非憑空的“創新”。P2P點對點模式與資金池模式本不相容,之所以從點對點過渡到資金池,中間需要一個橋梁,這個橋梁就是平臺擔保兌付。

          既然平臺承諾本息保障,點對點也就不重要了,為提高出借人和借款人之間的資金配置效率,資金池模式應運而生,潘多拉的盒子就打開了。

          擔保兌付背離了信息中介定位,但當時主流的資管產品都有剛兌屬性,P2P平臺的做法也就不顯得突兀。此外,不少平臺的本息保障引入了擔保公司,也有些平臺主打融資租賃供應鏈金融、房抵、車抵或股權質押等“低風險”業務(不論真假,起碼宣傳上如此),在一定程度上也讓本息保障看上去是可行的。

          當然,事后看,市場還是低估了擔保兌付模式的巨大破壞力,這背后,也與當時的大環境有關。

          三、風險無人識?

          這幾年P2P問題頻發,很多人在回顧這段歷史時常常不能理解:為何P2P快速崛起時其潛在風險不受重視呢?

          其實,市場對P2P的風險很早就有認知。2014年雖是P2P大發展之年,也是問題集中顯現的一年,先后有275家平臺出現問題,要么關門跑路,要么資金兌付出現問題,涉嫌虛假宣傳、夸大宣傳的更是比比皆是。

          針對行業暴露的這些問題,監管機構和行業專家也在各種場合給出了解決思路,涵蓋了資金第三方存管、嚴禁平臺兌付、嚴禁資金池、充分信息披露要求,與后續P2P備案的基本規則一般無二。

          舉例來說,早在2014年4月公布的《中國金融穩定報告(2014)》就已經提出“P2P和眾籌融資要堅持平臺功能,不得變相搞資金池,不得以互聯網金融名義進行非法吸收存款、非法集資、非法從事證券業務等非法金融活動。”

          這句話對P2P的風險識別是很準的,后續P2P平臺出問題,多數都死于資金池運作或非法集資。但看到風險,不代表要一桿子打死。

          當時,主流金融體系在普惠群體融資難民間金融規范化、傳統融創新求變等領域面臨著一系列問題,市場各方對互聯網金融寄予厚望,愿意包容新金融創新發展過程中出現的一系列問題。

          比如普惠群體融資難。截止2014年末,央行有信貸記錄自然人僅為3.5億人,年增長保持在3000萬人左右,信貸服務基本仍在存量客群中打轉。同時,2010-2015年間,除房貸以外的個人貸款增速持續下滑,普惠金融破局變得愈發急迫,這種情況下,基于大數據的互聯網貸款模式探索自然被給予厚望,而P2P恰恰是個中翹楚。

          此外,當時P2P平均出借利率高達18%以上,現在看不可思議,在當時并不算離譜。2014年之前,溫州民間借貸綜合利率基本在20%以上,事實上,市場甚至希望借助P2P的力量來引導民間借貸利率下行,畢竟相比線下,線上模式低成本、高效率特征廣為人知。

          更重要的是P2P行業的規模尚小,一般認為掀不起什么大浪,市場的容忍度也就高一些。所以,盡管市場人士都呼吁平臺不能剛性兌付,不能搞資金池,但也僅限于呼吁。畢竟大家的共識是解決問題需循序漸進,急是沒用的。

          四、硬著陸

          可是,當P2P發展速度遠超市預期時,我們才真正體會到互聯網的“破壞力”。

          2015年中,泛亞金屬交易所爆雷,下半年,e租寶兌付出現問題。百億級平臺接連出事,針對P2P的監管提速。但借助互聯網威力,P2P擴張的速度遠超規則落地的速度,短短兩三年內,竟趨近于“大而難倒”之勢。在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總原則下,大而難倒也不能不倒,不得不以“硬著陸”結束。

          2014年末,P2P待還余額剛突破千億大關,2017年9月,便已突破萬億大關。在這期間,P2P監管暫行辦法落地,持續夯實地方監管力量,備案開始推進。進展不可謂不快,只是P2P擴張速度更快。

          同期,實體經濟推動供給側改革,結構優化、優勝劣汰,一些經營困難、產能過剩的企業無法從主流金融機構獲得貸款,繼而轉向了P2P平臺。而P2P大擴張過程中,不少平臺為追求規模背離了小額普惠定位,也在積極向企業借款人靠攏。二者的結合,為2018年中的爆雷潮埋下隱患。

          這次爆雷潮的展開,是環環相扣的流動性危機。2018年6月16日,唐小僧爆雷,市場解讀為平臺返利模式的陷落,行業內出現了流動性沖擊波,但大平臺依舊具有吸引力;7月14日,投之家爆雷,市場開始對所謂的大平臺失去信心,引發行業性流動性恐慌。之后半個月內,日出借人數從2.3萬人降至6000人左右,流動性壓力襲擊所有平臺,很多實力薄弱的平臺在沖擊下陷入困境,引發爆雷潮。

          當然,此次爆雷潮,不能不說有一定的偶然性,但經此一役,各方對P2P的態度發生了大轉彎:之前小心翼翼地整改是為了避免批量爆雷沖擊出借人,既然已經對出借人造成巨大傷害,小心翼翼就沒有必要了。

          2018年8月,全國p2p網貸整治辦下發《關于開展P2P網絡借貸機構合規檢查工作的通知》,以12月末為限,要求P2P走完“機構自查、自律檢查、行政核查”三道程序,整改全面提速。

          再后來,在嚴監管約束下,頭部平臺加速轉型,中小平臺持續退出,在此起彼伏的清退潮中,P2P慢慢退出了歷史舞臺。

          五、鏡鑒未來

          “西湖一勺水,閱盡古來人”。P2P短短幾年的興衰,盡顯互聯網金融領域創業百態,幾乎每一類機構,都能在這段歷史中找到一個剖面。站在從業者的角度,真正讓人感慨的,還是興衰背后不同平臺的不同結局

          P2P作為一個行業覆滅了,但并非每一家平臺的下場都很慘淡。這背后的區別,便是行業發展蘊含的經驗教訓之所在。

          那些成功轉型的平臺,既沒有提前預料到P2P的清退結局,過程中也曾采用“擔保兌付”模式,最后之所以挺了過來,很大程度上源于始終敬畏市場、持續夯實發展基礎(客戶、風控等),并保持了高度的靈活性,愿意著眼于未來隨時調整策略

          行業發展過程充滿了偶然性和必然性,必然性由偶然性因素引發,偶然性又受必然性制約,二者互為因果,使得在行業發展的每一步,都展現出了多種可能性,也使得預測市場終極走勢變得不可能。唯一能做的,便是對市場保持敬畏,不去做一些與基本規律相左的事情;同時,積極把握能把握的,以不變應萬變。

          P2P的覆滅,有一定的必然性,但背后也受很多偶然因素的影響,若只是對P2P簡單下個斷語,不僅會抹殺這段歷史蘊藏的多種可能性和啟發意義,也無益于培養我們對市場不確定性的敬畏之心。

          展望未來,B端產業互聯網的大潮迎面而來,這其中,也蘊藏著很多機會和陷阱。何為機會、何為陷阱,我們無從識別,但如果能吸收P2P這段歷史的經驗教訓,相信我們能走得更好一些。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說點什么...

          已有條評論

          最新評論...

          本文作者
          2020-12-18 09:54
          • 0
            粉絲
          • 3281
            閱讀
          • 0
            回復
          熱門評論
          排行榜
          • 下載
            APP
            網貸之家官方APP
          • 微信
            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 新浪
            微博
          • 投資
            精英群
            【投資精英群】

          關注我們

          網貸之家公眾號

          投資精英群

          掃碼下載App

          Android 用戶

          iOS 用戶

          之家溫馨提示:網貸屬于出借行為,不等同銀行存款。市場有風險,出借需謹慎。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882-1802 舉報郵箱:server@wdzj.com

          Copyright   ©2011-2020  網貸之家 版權所有:上海盈訊科技有限公司     滬ICP備12033003號-8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150140

          安全網站行業驗證上海市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飞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