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t1pjr"><dfn id="t1pjr"></dfn></form>

    <sub id="t1pjr"><var id="t1pjr"></var></sub>

    <address id="t1pjr"><dfn id="t1pjr"></dfn></address>

      <address id="t1pjr"><dfn id="t1pjr"></dfn></address>
      <address id="t1pjr"><dfn id="t1pjr"></dfn></address>

      <thead id="t1pjr"><delect id="t1pjr"><output id="t1pjr"></output></delect></thead>

      <sub id="t1pjr"><dfn id="t1pjr"><ins id="t1pjr"></ins></dfn></sub>

      <sub id="t1pjr"><var id="t1pjr"><ins id="t1pjr"></ins></var></sub>
      <sub id="t1pjr"><dfn id="t1pjr"></dfn></sub>

          <sub id="t1pjr"><var id="t1pjr"></var></sub><sub id="t1pjr"><dfn id="t1pjr"><ins id="t1pjr"></ins></dfn></sub>

          您身邊的理財專家
          資訊
           發帖
          網貸之家 資訊 最新資訊 網貸專欄 查看內容
          2

          嵇少峰:我和P2P的那些離奇故事

          2020-12-2 11:08| 查看: 3854| 評論: 2|來自: 嵇少峰

          摘要: 嵇少峰:我和P2P的那些離奇故事

          11月27日,中國銀行保險業監管管理委員會首席律師劉福社在《財經》年會“2021:預測戰略”上表示,全國實際運營的p2p網貸機構至11月中旬已完全歸零,至此,紅極一時的P2P正式官宣大結局,而若非會議議程調整,作為同場嘉賓的我本該與劉首席共同見證這個歷史終局,我也將成為國內第一個大聲喊出P2P必將死亡并親眼見證其落幕的那個人

          1

          我與P2P的塵緣起于2014年10月,我在個人微信公眾號上寫了文章《為什么說99%的p2p金融平臺終將死亡(上)》、《為什么說99%的P2P金融平臺終將死亡(中)》、《為什么說99%的P2P金融平臺終將死亡(下)》,不成想一夜爆紅網絡,接著《P2P金融的十大謊言與真相(上)》、《P2P金融的十大謊言與真相(下)》、《P2P金融當前的形勢和2015年的任務》等系列文章紛紛被多家財經網站巴曙松、薛蠻子等諸多大V轉發,一時成為P2P界名嘴,收獲的是50%以上的頭部P2P平臺創始人加微信好友及數萬p2p投資人的罵聲。

          此前不久,國家開發銀行下屬國開金融投資設立的大型P2P平臺“開鑫貸”正式成立,其公開發出的第一筆借款標,就是由我主管的小額貸款公司提供并擔保的資產,借款人是一家連鎖休閑食品公司,如今已修成正果。

          吊詭的是,絕大多數P2P平臺創始人暗地里是認可我的觀點的,跟我交流頗多,不少平臺要拉我入伙,給干股讓我站臺,全部被我拒絕;而被割韭菜投資人卻視我為死敵,網文跟貼各種謾罵。線下的投資人也差不多,很長的一段時間里,友人聚會只要談到P2P,多數情況是一兩個有知識層次的P2P投資人對我諄諄教誨,跟我大談金融創新以及應該如何選擇P2P平臺,我費盡心力的勸說基本都是白費心思,不歡而散,說多了就感覺我好想搶了他們的錢。

          2014年12月12日,全球最大P2P平臺LendingClub(LC)周四成功登陸紐交所,IPO價格為15美元,上市首日行情火爆,市值85億美元。當天,我寫下了《P2P金融當前的形勢和2015年的任務》,指出“當前P2P的繁榮其實是一種假象,真正的P2P正在步入寒冬”,并直言“當下的這種亂象,將會持續相當長的時間,即使有關部門出臺規范文件,仍將無法阻止行業的無序競爭。因為民間金融的行為非常寬泛、自由,除了法律,就只有市場能夠主宰其命運。沒有哪個部門愿意接手這個燙手山芋,也沒有辦法實現歸口管理。”

          2015年3月的一個晚上,在北京金融街,北京P2P行業協會秘書長郭先生和號稱“中國第一眾籌人”的P2P專業媒體平臺“金評媒”網站董事長朱先生請我吃飯,三人就互聯網金融的發展趨勢進行了口水四濺的辯論,一正、一反、一平臺,不亦樂呼。

          沒過幾天,金評媒網站計劃模仿巴菲特拍賣網貸名人的談話時間開出一檔節目叫《名師指路》,當時我與另一知名專家都是可能的被拍品,那位老友比我正牌一點便作了第一個吃螃蟹的試驗品,由此產生了數百輪的叫價和轟動行業的上海灘半日談----付出76666元的代價買了兩小時談話時間的那個幸運兒就是后來轟動全國的美女CEO張敏----P2P平臺e租寶總裁,是的你沒看錯,就是獲贈1.3億新加坡別墅、1200萬的鉆戒、5.5億元現金獎勵和買空全國LV包包的那位。我跟那位畢業于法國佩皮尼昂大學、有著“史上最勤奮的女總裁”的江南美女歡樂的一下午擦肩而過。

          接著就開了一大堆的線上專欄新浪、財經、百度百家、頭條啥的,還有網貸之家、某某財經什么的,實在沒時間打理。網貸之家還給我發過一個優秀作者獎,是一支派克金筆,而我基本沒供過啥稿,我還勸過幾家專門做P2P金融的媒體平臺早點轉型,不會有什么前途。后來金評媒朱總轉型去了美國,不知道我的奉勸有沒有起作用,而網貸之家的徐老板最終因做P2P迷失了自己。

          2015年6月我寫了一篇《P2P生存寶典》,給P2P平臺支招-----少做經營貸,投身消費貸,打通機構投資人通道,并向優質的擔保公司、小貸公司批發資金。后來莫名的就形成了一股風潮----大家都給現金貸平臺提供資金了,我相信這只是巧合,這些機構并不是聽了我的指導,當然我也從來沒想到,我理想中的可以填補中國銀行業空白的次級消費貸后來竟然變成了那么暴力、年化百分之幾百高息的現金貸,我只是認為,當時的中國次級消費貸市場是一個市場,經濟又是上行期,有很大一波掙錢的行情。

          2

          2015年9月15日,我應陸金所邀請,在上海出席其LUFAX.COM平臺戰略3.0發布會,作為假媒體人混在一眾記者堆里,我和另一位知名金融評論家董老師一杯泯恩仇----我曾經在新浪財經寫過一篇應付式的文章,實在是好久沒為新浪供稿了,花了兩小時寫了一篇3000字的文章,不成想激起了新浪網友4萬條評論,從而引發了一系列的連鎖反應,董兄為此跟了一篇萬字文章罵我,還有不知何來的水軍跟貼4萬條淹貼,現在想來還真是黑色幽默。

          陸金所發布會,我更感受到了看劇的快樂和新思潮的教育-----真是互聯網思維啊,會議的紀念品是杜蕾絲和餓了么的小包裝,食色性也,除此之外還有借貸,的確是90后們最直白的需求。陸金所還將域名定為LU.COM,擼點COM+杜蕾絲,實在太刺激了,這玩意跟金融的混搭實在讓我這種保守的人不知西東,只是刺激歸刺激,我還是認為P2P活不長啊。

          2015年9月25日,友人推薦我為“2015中國普惠金融國際論壇”寫一篇命題文章《中國普惠金融困局》,后來發表在《中國銀行業》雜志上,感謝監管部門的大度,能容忍我在其官方媒體上批評他們。我還在文中表達了我對P2P的看法,“中國的P2P互聯網信貸模式在普惠信貸方面也基本無效。眾多的P2P平臺言必稱普惠,或許只是因為身處政策的邊緣,需要依靠道德的宣教來獲取安全感與認同感。P2P融入的資金成本加上其管理成本與風險成本,已遠遠超過了社會平均安全利率,以此完成高成本資金與邊緣信貸客戶的對接,此間風險根本是無法控制的,最終只能導致信用鏈條的斷裂,激化社會矛盾。P2P本身盈利模式的不可持續性,決定了依靠P2P實現普惠信貸最終只能是個謊言。”

          2015年9月,我撰寫了《互聯網金融時代或已落幕》,指出“中國的互聯網金融熱是在中國金融壟斷+中國式浮躁+資本泡沫的形勢下,被一步步催生起來的。其生長的基礎并非是中國互聯網經濟的規模,而是中國金融官方壟斷迫使民間金融資本尋找突破的另類結果。互聯網金融絕大部分產品并非是革命性的金融創新,而是簡單地模仿自傳統金融機構及民間金融市場。隨著監管牌照化的推進,種種套利行為將失去生存的土壤,在資本市場去泡沫化的過程中,互聯網金融作為單獨行業存在的可能性基本消失。”

          2015年我為中央財大、上海財大、上海交大等幾家高校的MBA金融總裁班學員上課,坦言P2P的危險,并建議多位學員總裁謹慎從事,不要剛兌、不要做現金池,或者直接放棄P2P轉型其它,印象中僅有幾人若有所思,多數仍是熱血沸騰鼓動同學投資。如今再看,半數學員或鋃鐺入獄、或消失于江湖,當年義氣風發,如今恍如隔世。唯一讓人欣慰的是,這幾年有不少平臺創業者聽我一言或看我的文章就此轉型的人也不在少數,其中最典型的一家機構,兩個聯合創始人看了那篇99%P2P死亡的文章后當夜研究就此轉型做產業鏈金融,也曾達近十億元的估值。

          2015年12月,E租寶暴雷,就此掀開了P2P的死亡大幕,美女張敏的好日子就過了一年不到。我的朋友圈中,P2P大佬們也開始陸續失聯或停更。

          12月末,銀監會會同工業和信息化部、公安部、國家互聯網信息辦公室等部門出臺《網絡借貸信息中介機構業務活動管理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就此掀開P2P整治工作。我就此撰寫了《P2P監管時代下的矛盾與趨勢》一文,指出“意見稿作為一個綱領性文件其積極作用不容置疑,但仔細分析后發現,通篇內容更多地體現了一種監管的妥協,筆者之前曾預言網貸監管政策有可能出現的幾大核心矛盾,也同樣沒有得到解決。”事實證明,我們的監管動作還是太柔軟,沒有看到問題的本質,P2P的本質是無牌機構吸收了公眾的存款,在沒有能力、沒有實力、沒有監管的情況下強行充當了信用中介,沒什么有價值的創新。

          2016年4月我撰文《2016年P2P網貸的生存邏輯》,指出“2015年出臺的網貸監管意見稿,無論是分層監管的思路還是監管內容的設定,整體的監管邏輯都是比較混亂的。一方面將網貸平臺限制在信息中介范圍,另一方面卻完全沒有限制平臺變相吸收公眾存款,僅希望用行業自律、銀行托管等簡單手段防范平臺監管套利,這種監管利益與監管成本的極不平衡,有可能使得不守規矩的平臺更容易獲得最大的利益,最終形成合規者負擔沉重,違規者輕松自如的現象,從而徹底破壞了網貸市場生態的平衡。網貸協會本身并沒有辦法也沒有能力在現行監管規則下分清優劣,希望通過全國性的互金協會來自律管理來結束網貸的亂象顯然是不切實際的,也是違背金融監管規則的。為了社會的穩定,地方政府主動出臺更嚴厲、甚至一刀切的管控措施是大概率事件”。

          3

          2016年到2017年我忙著組織自己的工作,當然也感覺該說的也都說了,便也沒怎么寫P2P。再回首時,卻突然發現“現金貸”異軍突起,大量P2P平臺的資產都轉向了現金貸,而現金貸亂象已經不可收拾,監管勢在必行。接著我參加了不少現金貸的研討會,也調研了多家公司,越發感覺監管即將出手。

          2017年11月8日,我在新浪財經和財新發了《為什么說99%的現金貸都會消亡?》一文,指出高息現金貸公司的風控邏輯存在的三大硬傷,并斷言“當下極高息、極不正常的現金貸市場與未來的良性的、可持續的現金貸市場其實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市場,隨著利率的大幅度下調,其技術要求、風控手段、目標人群在內行人的眼中已是天壤之別。我唯一可以認定的是,市場風暴、監管風暴一定會來臨,行業轉型在即,風暴過后仍能用當下現金貸打法存活的機構估計不會超過1%。”

          此文也與監管部門心心相印,我還為此接受了一些咨詢

          11月21日,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下發《關于立即暫停批設網絡小額貸款公司的通知》開始為現金貸剎車,接著12月1日,央行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與銀監會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聯合發布《關于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業界稱之為141號文件),明確了“現金貸”業務開展必須遵循的基本原則提出了頗具針對性的整頓措施。當天我接到電話時是傍晚時分,受央行相關部門委托,承擔了為媒體作政策解讀的任務,并且連夜寫了一篇解讀文章《現金貸新規背后》,一直寫到凌晨三點,接著是第二天新華社等多家官媒的采訪,這是我一直作為監管政策批評者的角色最不適應的一次。

          141號文件精神與我文章、我的想法吻合度高達90%以上,我應該是難得地與監管站在同一戰線上。這是我從預測到看到結果最快的一次,半個月后監管政策就落地了。

          我唯一沒有想到的是,現金貸新政出臺后,年化36%以下的市場仍能被一眾互聯網巨頭及消費金融公司所承接與放大,發展到今天竟然已到了數萬億的規模,這真是我大跌了我的眼鏡,可能是因為我從來也不戴眼鏡。

          2017年12月21日,我以行業專家的身份在北京參加了國務院法制辦、央行金融市場司及研究局、銀監會普惠金融部等政府監管部門領導參加的《非存款類貸款組織政策與監管》內部研討會,普惠金融的兩大官方掌門人與一眾互聯網金融巨頭、行業專家代表30余人討論了一下午加一晚上,我至今還記得的就是整個會議沒談什么事,就剩一個杠桿率焦點

          我也沒有想到,三年后的今天,我為螞蟻的上市操碎了心,連寫了三篇關于螞蟻的文章《螞蟻上市,金融科技鍍金時代結束》、《螞蟻破發在即,互聯網小貸套利時代結束》、《螞蟻的出路與監管的邊界》,讓我再度成為金融科技界的網紅,而螞蟻的估值竟然真是倒在當年討論的焦點---杠桿率上面。

          特別是《螞蟻上市,金融科技鍍金時代結束》這篇,更是牢牢做實了我金融黑的角色,這篇文章實際上我從看到螞蟻的招股說明書起就計劃寫了,但一直懶到螞蟻定價才發出來,三天后監管出手,三天后金融科技鍍金時代真的結束了。

          同樣是上帝弄人,17年那天的會議,代表螞蟻金服的陳龍教授黑嘴的我座位緊靠在一起,兩人占據了長條會議桌的一端、手臂相接,就是蔣介石開會的那種桌子,這張照片網上還能看見。

          4

          2018年是在P2P暴雷和我轉向研究持牌信貸機構的業務中度過的,啥也沒寫,忙著四處調研,研究信貸產品,因為實在不知道互聯網金融還能寫點啥,該寫的都寫了,算算差不多幾十萬字也有了,另外的確也沒時間寫。

          2019年5月我寫了一篇《中國銀行業小微信貸已到最危急時刻》,這篇文章又是一個爆品,一時間金融街銀行高管加了無數,《經濟觀察報》竟然還在頭版發了一個采訪我的個人專版,全文數千字,讓我一時又回到金融圈的視野。這讓我很生氣,因為我一直跟那個記者強調不要寫我個人,只寫觀點,在發稿前要給我看一下,結果報紙當夜需要排版。現在想來,其實也沒啥,信息時代隱私這東西的確不太值錢,報紙頭版留白也是肯定不行的。

          2020年來了,疫情也來了,很多東西都跟以前不一樣了。我跟之前的互聯網金融、現在的金融科技之間的絲絲縷縷估計還會繼續下去。

          本來這篇文章是一篇嚴肅的文章,反思P2P的來世與今生,并給行業一些建議。沒成想回看朋友圈和歷史文章時發現,該寫的都早已寫過多次了,再延伸出來一些觀點已跟P2P無關。

          回憶忽然變的有趣與奇怪起來,似乎我與P2P與互聯網金融是一種共生,P2P讓我來到了公眾的面前,又推動我對金融本質的不停挖掘,又一直在指導我的金融工作。

          5

          幾天前,我站在《財經》年會“2021:預測與戰略”大會上,我坦陳了我對中國金融的思考,因有監管與從業者的兩種身份,很多問題便談的非常直白,沒想到主持人還賺不夠刺激,刻意挖了個坑問我如何看待監管部門在螞蟻上市前出臺政策,我的觀點是監管在上市之前出手肯定是對的,因為在上市后出手一眾小散肯定賠的很慘。

          我相信我是整個大會中咖級最低的嘉賓,周曉川、白春禮、朱民、GEORGE A.AKERLOF、劉永好、楊元慶等一眾政經大咖都為大會加分正能量滿滿,而我如果不承擔放炮的責任,比較對不起觀眾與主辦方。

          當然,我沒想到的是,還有更響的一炮。銀保監會首席劉大律師宣布----“中國的P2P已經歸零”。雖然是意料之中,但沒同場見證官宣這個歷史,還是一個很大的遺憾。在中國,我應是寫P2P最多的一個人之一,甚至沒有之一。

          很多金錢消失了,很多故人已離去,P2P聚來散去,直至不見。“俺曾見,金陵玉樹鶯聲曉,秦淮水榭花開早,誰知道容易冰消!眼看他起朱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這青苔碧瓦堆,俺曾睡過風流覺,把五十年興亡看飽。”

          我在南京的深夜,我在讀這首詞。

          4

          路過

          雷人

          握手

          鮮花

          雞蛋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說點什么...

          已有條評論

          最新評論...

          查看全部評論(2)

          本文作者
          2020-12-2 11:08
          • 0
            粉絲
          • 3854
            閱讀
          • 2
            回復
          熱門評論
          排行榜
          • 下載
            APP
            網貸之家官方APP
          • 微信
            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 新浪
            微博
          • 投資
            精英群
            【投資精英群】

          關注我們

          網貸之家公眾號

          投資精英群

          掃碼下載App

          Android 用戶

          iOS 用戶

          之家溫馨提示:網貸屬于出借行為,不等同銀行存款。市場有風險,出借需謹慎。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400-882-1802 舉報郵箱:server@wdzj.com

          Copyright   ©2011-2020  網貸之家 版權所有:上海盈訊科技有限公司     滬ICP備12033003號-8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滬B2-20150140

          安全網站行業驗證上海市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飞度网